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频道列表

太湖县医院网站»医院论坛 ==医院文化== 【医院文苑】 提灯夜照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1230|回复: 0

提灯夜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2 08: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空谷幽蓝 于 2018-5-12 09:00 编辑

                                                                                                  提  灯  夜  照
                                                              作者/王飞
   
      我们多么地爱恋可以成梦的夜,在爱人相拥的怀抱中,作一场“天使”溫情的梦:天高云淡,鸟语花香,在鲜花铺满的绿色草地上,满眼都是幸福的笑脸,沒有忧伤的眼神,没有痛苦的呻吟,没有责难的语言,没有怀疑的目光,没有两腿的沉重,没有双眼的酸涩。
     
       然而,在职业的生涯中,有无数的夜,我们都不能成眠。为了生命的守护,一个个疲惫的身影游走在无限的夜的深渊。提灯夜照,那一幅南丁格尔关爱病人的,如母亲般呵护的画面图,是无数后继的护理工作者心中的丰碑,也是工作实际的写照。提灯夜照,像母亲般的慈祥,像恋人般的温柔,像儿女般的细心,像朋友般的亲密,给残缺生命一份温馨的安慰,给死神一个却步的威慑。尽管长夜漫漫,形影孤单,可我们一直在操守,为生命的珍爱,为曾经的誓言。提灯夜照,是天使的职责,也是天使的美丽缩影。
   
      夕阳如辉,百鸟归巢。在归家的涌动的人潮街头,我们却在逆向行走,黄昏是勿忙的背影后的幕墙,夜色是工作中相随的黎明。身后,孩子的啼哭声也常常牵绊着年轻母亲们不舍的心,不敢会首的眼中盈满了泪水;风雨的夜在关上家门,走进黑幕中的那一刻,也会心怀忐忑,一丝失落的哀怨袭扰心头。但这一切只会是心绪中片刻的惶惑,坚定的脚步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职业旅程。生命的守护不能耽搁分分秒秒,提灯夜照,独守长夜已成为了工作和生活的习惯,职业的习惯,没有风雨之困,更没有节假日之别。
   
      暮色开始笼罩,病区内的走廓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幽长。冗长的走道上,一、两个值夜班的同事在不停地穿梭奔走,轻轻的、急促的脚步是职业的舞步,沉着、微笑的面容是职业的要求。也许我们还非常的年轻,是个十八、九岁的花季少女,在父母前可以撒娇,在弟兄前可以撒嗲,但在工作岗位上,我们却是一名战士,一个守护生命的战士,沉着、冷静、快捷、娴熟是生命救助的需要,是一个“白衣战士”的必须。也许我们刚为人妻、才做人母,新婚燕尔后也若她人般留恋着那份爱的甜蜜,待乳的孩子总是一种牵挂。可只要穿上了工作服,站在了护士站吧台前,这一切都得丢在脑后,脑海里不断放映的是哪一床病情最重,哪些床的病人有夜间的治疗和护理。或许,我们已是个不惑之年后的老师,脸上已深深地印上了职业熬炼的印痕,心中更是装满了职业的伤痕,然,这独守岗位的夜,那份沉淀在心中的责任不会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夜更深,街道宁静,四周宁静,病区宁静。天上的星星也疲乏了照亮的眼睛,时空循回在深深的修眠中。生物钟在夜班护士们的身体里不停敲打着催眠的警笛,睡吧……睡吧……努力睁开的双眼,有着难以控制的眼皮厚重的感觉,不停走动的双腿已灌满乳酸后的疲惫与酸疼。我轻轻地拉出一把塞在护士吧台下的椅子,想坐下,喝一口茶,提提神。或者,用双臂做枕,爬在吧台上,偷偷的眯一下眼睛。“5床呼叫,5床呼叫”……在我落座的一霎那,护士站的呼叫器响了,我连忙奔向了5床。
  
      “怎么了?”我将头贴近病床上的老人?她是个长期住院的老患者。
     “要小便”老人像个撒娇的孩子。
    “好”。我帮着她解了小便。然后,掖好了四周的被角,老人在我的柔和目光下安然地入睡了,一丝安慰的微笑遮掩了我疲惫的眼神。
  
    “值班的护士到哪儿去了?”当我还沉醉在自我安慰的快乐中,护士吧台前刚来的夜间急症病人家属粗暴的呼叫声,打破了病区凌晨时光的安静。我赶紧踮起脚尖,跑向了护士吧台,尽量露出职业的笑容,只是在这样的夜里显得多么的疲惫和凄惶。
  
    “你干嘛去了?我们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要是病人有什么事,你负得起责任吗?”不容分辨的恶语划破了安静的夜,刺痛了我疲惫的心。一丝难忍的心痛梗噻了我的喉头,眼泪也霎那间模糊了双眼。
   
      我没有做徒劳的解释,更不想因为争吵而影响了病区里众多的正在休息的患者。更何况这种不容分辩的职业伤痛早以累加成了厚厚的伤痕,让疼痛变成了麻木的适应。我以最快的速度驱赶了不良情绪,恢复了职业的习惯,铺床、接诊、宣教、治疗、护理……虽然是独自的夜班,但不能松懈工作的程序和职责。
       窗外的天空在渐渐明晰,窗内病床上急症的患者在渐渐安静而入睡,黎明的曙光又一次给我带来了时日的希望,使者的天空总是这么的蔚蓝。又有一个提灯夜照的平安夜载入了我职业的史册,我为之而偷偷的自豪。
      提灯夜照,数不清的夜晚在职业的生涯中,累积了我们太多的故事:一次突发的车祸或一次群发的食物中毒事件,接到医院通知后,我们立马放下所有的私活甚至只吃过一半的饭碗,以最快的速度奔赴岗位,忘掉工作外的一切牵挂,只是齐心协力地救助病人;非典、甲流流行的夜,我们在层层防护服包裹得汗流浃背的状态下,仍然穿梭在一个一个病房间;形影单只的夜,只有天空中的那些明亮的星星在夜夜地陪伴着;被人责怪的夜,我们心怀忐忑不安,在害怕的煎熬中依然独守自己的岗位……我们是寂寞长夜里为他人健康,也为自己职业操守而游走的幽灵,无数的长夜憔悴了我们娇艳的容颜,染白了满头的乌发,忧伤或欣喜的故事只能存积在自己的心中……
      或许,有更多的职业的夜,是没有月色和星光的,但我们的鼻祖南丁格尔那盏夜照的明灯会永远照亮每一间病室,也会照亮每一个护理工作者的心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