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频道列表

当前位置: 太湖县医院网站 >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 查看内容

【关注医界人才荒】病理人才全线告急

发布时间:2016-3-31 10:11   阅读次数:1412次

  

□本报记者 谭 嘉□

在今年的两会上,儿科医生短缺问题引发广泛关注。事实上,病理科面临同样甚至更为严重的人才荒,只不过由于病理科医生不直接与患者打交道,供需矛盾没有充分暴露。但作为诊断基础,病理科的人才短缺影响更为深远。

■病理科就是没人来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兴宾区人民医院是一家二级医院,2015年8月开业。该院党支部副书记马如青说,为了吸引人才,政府给予优惠政策,给引进的副高级职 称人员45万元安家费,主治医师给5万元。“现在,各临床科室技术人才基本到位了,就是病理科没人来。病理医生本来就缺,有一定资历的更不会选择二级医 院。医院的手术室很快就要投入使用,没有病理科,外科的术中冰冻切片就无法完成。”

提到术中冰冻切片,广西贵港市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韦献琼也深有感触。该院病理科成立不到5年,“以前由于没有病理科,医生考虑是恶性肿瘤,需要术中 冰冻切片,大多不敢做手术,只好建议患者上转。术前判断为良性肿瘤,但术后病理是恶性的,患者还得做二次手术”。韦献琼告诉记者,该院病理科成立后,由于 设备投入不足、技术跟不上,且冰冻切片对人员和技术要求较高,本院医生不太敢发报告,只能外聘一位退休医生一周来院一次,需要术中冰冻切片的手术,都要集 中到周末进行。

借医改东风,县级医院近年来发展越来越快,去年平南二院门诊量达到40万人次、住院3万人次。韦献琼说,病理科现在也只有两名医生,其中一名还是新进的。今年,全院计划招聘40人,结果只招到5人,招来的人也轮不到病理科,因为“临床科室更需要人”。

■诊断“三局两胜”影响治疗

“病理是医学诊断的金标准。病理科不发展,医疗质量没有根本保障。”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病理科主任步宏教授对记者说,目 前一些医院的肿瘤治疗缺乏精准的病理诊断做支撑,未完全落实“没有病理诊断不能开展治疗”的规范。不能开展神经肌肉活检,成为很多医院神经内科、风湿免疫 科诊疗的瓶颈。由于病理诊断质量参差不齐,患者到处会诊,对不同的诊断结果采取“三局两胜”的办法,这既增加患者的就医负担,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更会耽 误患者获得及时正确的治疗。

据了解,2011年,卫生部启动肿瘤病理远程会诊试点工作,开通中国数字病理远程诊断与质控平台。从会诊申请医院与专家会诊结果的符合率上看,二级甲等医 院初诊意见与专家会诊意见的符合率仅为65%,县级医院诊断与专家会诊的不符合率最高达到74%。(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陆川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吕斌告诉记者,近年来,肿瘤患者越来越多,但是基层医院的病理上不去,肿瘤治疗就没法发展。基层无法完成病理诊断,大量的患者只能涌向大医院。

南方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病理学系邓永键教授也认为,普外、乳腺、甲状腺、盆腔等手术,基层二级医院虽有开展,但一遇到疑难病例,基层病理医生就会心中没 底。这四类手术占基层医院外科手术的80%,如果病理科诊断能力加强,尤其是能够开展高质量的术中冰冻切片病理诊断,更多手术就可以在基层医院完成,更多 患者就能够留在当地治疗。

其实,三甲医院病理医师人力资源同样捉襟见肘。据了解,2009年,卫生部颁布《病理科建设与管理指南(试行)》,要求每百张病床配备1名~2名病理医 师。目前,我国有资质的病理医师只有约1万名,据此推算,全国病理医师的缺口为4万人~9万人。中国医师协会病理医师分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每家三级医 院约有5.4名病理医生,二级医院约有2.3名。

■“不赚钱+成长慢”带来恶性循环

病理科医生为啥缺?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主任委员、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病理科主任卞修武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诊断和治疗二者的位置没有摆正,对病理 诊断的重要性缺乏深入认识,“重治疗,轻诊断”。病理人才短缺的潜在风险使基本医疗质量难有保障,精准治疗更是无根之源。

南方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病理学系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病理科医师分会会长丁彦青教授坦言,病理医生地位低、收入低、风险高,医学生不愿学,年轻医生不愿干。 据了解,南方医科大学临床病理专业每年招收50人左右,毕业后真正搞病理的不到1/3。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过去两年的临床医学毕业生没有一个选择报考 病理研究生,病理专业的研究生毕业后,很多都选择了内科、肿瘤科就业。一位好的病理科医生一旦退休,至少有五六个病理科等着返聘。

一位三甲医院的病理医生告诉记者,在国外,病理科是与内、外、妇、儿等科室并列的临床科室,病理医生收入在医生中名列前茅。但在我国,病理科被作为医技辅助科室,“更重要的是病理收费倒挂,病理医生收入低”,这位医生无奈地表示。

“病理诊断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步宏对记者说,病理诊断是“智慧型”诊断,和自动检测系统报告完全不能等同。由于长期以来医疗定价只把耗费的材料作为计 算医疗收费的因素,病理医师的价值完全没有得到合理体现。在市场经济导向的医疗市场中,收入不多的科室在医院里往往得不到应有的重视,病理科就是其中之 一。

广西临床病理质量控制中心主任、桂林医学院基础医学院院长曾思恩表示,在现有医疗体制下,医院对于病理科的建设多处于口头重视状态。由于病理人才培养周期 长,尤其需要经验积累,使得基层病理服务能力发展陷入恶性循环,再加上病理科“不赚钱”,医院重视和投入不足,基层病理科发展举步维艰。

步宏则指出,病理医师至少需要上万例病理切片的诊断积累才能“出师”,而不少基层医院病理科全年诊断量才1000例~2000例。病理医师的住院医师规范 化培训才刚刚起步,没有更强有力的政策引导,规培合格的年轻医生也不太可能去基层。“短期内,基层病理人才短缺问题,还看不到解决的曙光。”

Top【收藏】【打印】【关闭】

0

上一篇:《关于进一步做好维护医疗秩序工作的通知》解读

下一篇:全市护理技能大赛顺利落幕